宁波“绿洲案”22年追凶始末 五任局长接力破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1 10:36

  图为当年的绿洲珠宝行。

  □ 记者 谢台选

  □ 通讯员孙波

  今天上午,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了宁波公安跨越22年锲而不舍攻坚“绿洲珠宝行抢劫杀人案”整个过程,还原了大量破案细节。

  惊天大案

  1995年12月6日早晨7点不到,时任宁波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施加祥像往日一样准备去上班。

  这时,他公文包内响起“大哥大”急促的铃声。当时,整个海曙分局只配发了三台“大哥大”,用于重大警情联系。

  “绿洲珠宝行里面有两个人被打死了。”分局值班员向他通报。

  “两条人命!”施加祥听闻头皮一阵发麻。等他一路小跑、汗流浃背赶到,陈志国已经先一步进入了现场。陈志国,现任海曙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时任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那天,他正在单位值班。

  据陈志国回忆,他走进中心现场没多久,就发现一枚弹壳。他是第一个进入中心现场的人。

  很快,案情被准确核实:珠宝行内,两名值班保安被枪杀。大厅内的黄金专柜,共有4只保险箱被撬,总价值160余万元的黄、白金饰物被盗。

  两条人命,外加闹市区持枪抢劫,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宁波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案件性质确实恶劣。”施加祥对“绿洲案”的恶劣影响记忆犹新,他说,当时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起案件;公安部领导、省领导、市领导,一拨拨地来专案组了解情况;全国著名刑侦专家邬国庆当时也赶到宁波参与这起案件的分析研究,可见对案件的重视程度。

  全警参战

  案件发生后,时任宁波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牟高望立即踏勘现场,指挥海曙分局和市局相关警种迅速开展侦查工作。

  “这么大的现场,我工作这么多年至今没有遇到过第二个。”胡国球说。胡国球,现宁波市公安局水陆分局局长,当时也参与现场勘查工作。他回忆说,绿洲珠宝行为6层砖混建筑,其中,中心现场位于一楼的营业大厅,单层面积就超过800平方米。现场勘查组每天至少工作16个小时以上,所有工作人员就暂住在案发现场对面的长发商厦临时驻点。早上8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中间只有简短的用餐时间。

  就这样,省厅、市局、分局三级公安机关十几位技术业务骨干,在偌大的案发现场足足工作了29个日日夜夜。从中心现场到周边区域,从第一层营业厅到第六层工作区,所有现场勘查人员“一厘米、一厘米”向前推进,绝不放过一个痕迹物证。

  经过大家的艰苦付出,警方在现场提取到包括弹壳、弹头、消音器、骨柄尖刀、军用背包带、鞋印等痕迹物证,并对犯罪嫌疑人进出通道、作案过程及案犯特征进行了初步刻画和现场重建。事后证明,这些现场勘查工作,为最终破获此案打下了第一个坚实基础。

  行程万里

  现场勘查还在最后扫尾,侦查工作也在紧锣密鼓推进。专案组对相关嫌疑人逐一排查,并对可能销赃的各个渠道进行全环节调查访问和严密布控,案件的侦破却毫无进展。

  1995年12月25日,案发后第19天,时任海曙分局副局长王永年带领一个工作组,赶赴北京向公安部汇报案件侦办相关工作,并请求公安部向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发出协查令。

  与此同时,工作组还先后到兵器部208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中国农科院、中国农大、中国钢铁研究院,对涉案枪支、弹药、刀具和撬棍等物证,进行物证源头、制作工艺特点的分析判定。最后,专案组判定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子弹是前民主德国所造,用于支援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常见于越南战场。这个关键物证的源头查找,为侦查工作开辟了视野。

  物证查找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北京工作一结束,全国协查和后续的物证调查工作随即展开。时任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宋敏担纲此次远征任务,带队先后到广西、广东、贵州、甘肃、云南等9个公安厅、局进行案件通报、串并,并立足当地涉枪案件进行并案可能性调查。

  除此以外,专案组还到广州军区后勤部某仓库及物证相关企事业部门等13家单位进行物证调查、鉴别,查找“绿洲案”涉及的军用背包带等关键物证的来源。此次出征,行程逾万里,专案组在全国各地排摸了大量疑似案件,确定了部分物证的方向。

  壮志未酬

  1996年新年伊始,罗国安因为“绿洲案”的需要,离开宁波警校副校长岗位到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参与专案工作。没想到,他在专案组一呆就是21个年头。

  罗国安回忆,当时,叶信隆也在专案组,他是宁波有史以来最有名的痕迹专家,很多华东的大要案都要请他去会诊研究,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阿七师傅”,他也是我的授业恩师。那时,瘦弱的叶信隆近60岁,为了“绿洲案”他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身体越发憔悴,但是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感染着周围的人。

  1996年9月,叶信隆退休了。但执拗的老人还是雷打不动,每天到专案组来工作,帮忙整理案卷,研究物证,直到被查出癌症晚期。在生命弥留之际,叶信隆对来看望他的专案组同仁留下遗言:“此案不破,我死不瞑目。”

  1998年4月7日凌晨1时50分,位于绍兴市解放南路的越城区供销大楼再次发生枪案,虽然此案嫌疑人未遂,但在现场开了两枪,打伤一人。经枪弹鉴定,此案遗留弹壳与宁波“绿洲案”弹壳为同一支枪发射。

  在这起案件中,有一件物证引起了宁波专案组成员的关注,就是犯罪嫌疑人在绍兴案中又留下一个自制消声器。这个自制消声器与宁波“绿洲案”的很相似,但是工艺上又有所改进。该消声器用到了剃须刀网罩片。

  网罩片上有多少个洞、有怎样的毛刺、是一等品还是二等品、销往哪里?专案组对此都做了细致地分析与实地调查,最终,查证到这批网罩片产地为诸暨市五泄镇,于1998年2月15日生产,除了在生产地销售外,还销往余姚上新屋村的剃须刀生产基地。

  此外,该案遗留物证中,还有一顶嫌疑人用来伪装的老头帽,在宁波余姚地区也有销售。

  基于这两个物证来源的分析,宁波专案组根据浙江省公安厅的部署要求,立足宁波本市,以余姚作为重点区域,展开了地毯式的排查工作。

  罗国安回忆,有好几次,专案组突然得到疑似对象的信息,“整个人都会兴奋起来”,但是一次次都否定了。这种由激动转为沉寂的情况,经常发生。

  2000年,新任刑侦副局长蒋朝栋,接过了王永年副局长手中的接力棒。之后,宁波公安机关围绕着物证和群众举报的线索进行了艰苦的调查、核实工作,努力缩小了侦查范围,并耐心等待这些工作能够最终转化为破案的喜悦。

  脚步不停

  2004年1月22日,大年初一7时许,正在单位值班的包中捷在公安网上看到一则警情:绍兴市诸暨县在当天凌晨2时30分,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抢劫案,诸暨第一百货商店一名保安被嫌疑人用手枪击伤。

  包中捷是2003年3月1日任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的。在与前任支队掌门人林琪的交接过程中,他深深感到“绿洲案”沉甸甸的分量。上任后不久,包中捷在时任宁波市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巫波伦的亲自部署指挥下,迅速组织人员对之前9年的所有资料进行了梳理汇总,同时加大对专案组的人力充实,全力准备攻坚。

  大年初一一早,罗国安前往诸暨。这次,犯罪嫌疑人在逃跑时把枪丢了。在案发现场,罗国安第一次看到了这把枪,黑色胶木柄的制式手枪,犯罪嫌疑人在枪管外自己加上了消声器的接口。

  大年初二,巫波伦立刻指派时任宁波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国梁带队赶赴诸暨。根据省厅的部署安排,诸暨案部分涉案物证由宁波市公安局来鉴定分析。第二天凌晨2时许,检验结果出来了,公安机关第一次提取到了重大的足以锁定犯罪嫌疑人的痕迹物证,这也给了专案组巨大的信心。

  围绕枪支来源,宁波专案组做了大量艰苦的调查工作。随着新的技术手段的运用,专案组还将以前两起案件中遗留的重要物证进行再鉴定、再处理、再调查。专案组民警行程数万公里,走遍全国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遍访专业机构、当地群众。

  最后,诸暨“1·22”案中嫌疑人遗留的枪支,被确定为拼装的五四式枪支。其中枪身是黑龙江某兵工厂生产,拼装的黑色胶木柄则很可能是从中国西南边境流入国内。

  凶手落网

  2007年,现已担任宁波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叶忠华,从包中捷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当时的新一任刑侦支队支队长,全面接手专案工作。从1995年案发,这已是刑侦支队的第四任掌门人。

  2007年11月6日,诸暨市嘉瑞珠宝行发生抢劫杀人未遂案,浙江省公安厅迅速将此案串并。通过对案发现场遗留的断线钳、RO管等物证来源的进一步查证,以及1998年案件中遗留的老头帽、消声器网罩片,专案组经过大量的工作,将物证落实到了生产厂家、销售渠道及相关客户。

  2010年上半年,浙江省公安厅组织开展对诸暨“11·6”案件相关视频分析工作,由当时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沈汝秉带队,宁波的年轻技术员贾向红与全国、全省的视频侦查专家一起,花费近3个月时间,仔细辨认了近1500千兆的视频资料。

  2010年,罗国安已经65岁了,尽管精力大不如前,但他依然坚持在专案组的“义务劳动”。罗国安说,这个案子没破,他的心里有个疙瘩,只要专案组需要,他愿意继续“工作”。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专案组意识到科学技术的运用将会成为案件破获的关键。2013年,专案组将前期调查所获的海量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全部输入公安信息系统进行比对,大家深信,巨量信息的积累终有一天会迎来惊喜的“碰撞”。

  一直到案件最终破获为止,专案组对两千余条群众举报线索一一查证排除,尽管一次次从无限接近终点被拉回原点,但始终没有人放弃。

  2016年7月26日上午,浙江省公安厅召开“1·22”系列持枪杀人抢劫案专案会议。

  其间,浙江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徐加爱专门听取了案件汇报,指示要对此案全力侦破。根据徐加爱的指示,11月23日,浙江省公安厅正式成立专案攻坚指挥部,由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黎伟挺担任“宁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案件侦破总指挥,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俞流江任副总指挥。会上,省厅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签订了专案攻坚责任书,将工作细化,责任到人。

  2016年12月底,余姚、慈溪警方利用先进的生物检材建模比对技术,最终锁定了嫌疑人的身份信息。

  2017年3月29日14时21分,专案总指挥黎伟挺下达抓捕命令,犯罪嫌疑人徐某在诸暨暨阳街道落网。通过对徐某生物检材的进一步核对,专案组确认他就是宁波、绍兴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

  案件告破的捷报传出后,迅速引起了宁波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听说过此案的人无不拍手称快。

  1995年绿洲珠宝行案发至今,宁波市公安局共经历了牟高望、郑杰民、巫波伦、王惠敏、刘凯5任局长。22年来,每一位新上任的局长,都会从前任局长的手中接过接力棒,全力推动案件侦破。22年来,4代专案组侦查员锲而不舍,宁波市公安系统参与过此案侦查的民警更是不计其数。

  “案件破了,不要忘了我们最大的依靠——人民群众。”经历22年风风雨雨的罗国安,终于不再沉重。他深知胜利的获得,离不开22年来宁波、绍兴乃至全省人民的理解和支持,正是那些线索、那些期盼、那些鼓励,化为了宁波公安人前进的动力。

  就在这个清明,72岁的罗国安与几位老同事一起,带上了这个好消息,来到了“阿七”师傅叶信隆坟前,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他。

  宁波6月1日电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